上学时到了学期末尾,我们总面临着排名、盘点或被排名、被盘点;长大后,进入社会同样需要面对KPI的“困扰”。在今年这个车市增速放缓的时间节点上,此前隐藏的问题得以暴露。继往才能开来,所以继去年的《这次狼真的来了 2018年车坛失意故事》后,我们再次有了想聊聊今年“失意”故事的想法。

● 失意≠失败

与上学时挂科再能再重修不同,市场竞争环境下,失败往往意味着难以“翻身”,而失意更多意味着今年的发展并不如意。今年虽然市场环境更加恶劣,但直接退出市场的情况很少发生,所以今天我们的2019失意盘点更多的是想聊聊今年过得不顺的事儿。与大自然一样,优胜劣汰的竞争虽然残酷无情,但这也是推动汽车工业持续向前发展的动力之一。



从产销体量上看,今天的中国市场仍旧是全球市场中的霸主,但市场变化的趋势并非完全是消费者诉求的反馈,而是受政策影响明显。在整体经济发展放缓的背景下,延续了下降趋势,这之中新能源车型变动更甚。



今天我们习惯性的将纯电动车型称为车型,但追本溯源其与燃油车在上个世纪有着很长一段并行关系,只是在技术发展的过程中,能源开发等因素影响下,内燃机的发展更快,由此成为了影响至今的霸主。



提到纯电动车,我们总会说出另外一个词——里程焦虑。殊不知在内燃机与纯电动车刚登上舞台时,前者也经历过配套设置不完善,影响出行感受的情况,只不过在能源巨头的促进下,加油站的建设在全球快速铺开,且经过了一个多世纪的发展,才有了今天的使用便利感。因此,尽管充电站的建设速度正在飞速增长,但要达到加油站的密度,从而营造接近的使用感受仍需一段不段的时间。



我们常讲换个角度思考问题,因此在技术没有长足发展的当下,用优秀的服务弥补硬件上的不足成为当下解决问题的新思路。但当产品销量快速增长时,想继续保持高水平满足几何级数增长的新用户需求其单独以及需要付出的成本可想而知。


问题不仅出现在若干新兴车企的身上,整个中国产业的状态都称不上乐观,政策导向的现状造成了发展不均。新能源车的“失意”不仅是销量下滑,购车后的漫长使用阶段暴露出的问题也不少。




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们提到纯电动车总喜欢用“换道超车”一词形容优势,但积淀深厚的传统车企并非毫无准备。它们之中有些在上世纪80年代就完成了量产工作,更多的是一直秘而不发的进行着纯电动研究。

并未推出产品的原因在于它们选择了伺机而动,观察纯电动市场是否成熟,待市场成熟,产品上线速度并非巨擘转向般迟缓。从这个角度上看,在新能源领域投入巨资,或通过新能源车型迈入造车圈的车企们多少扮演着先蹚水过河的角色。对希望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而言,2019年市场整体表现失意并不为过。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