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革者,这是徐留平2017年8月任职一汽集团时,外界给其的定位。从徐留平担任中国一汽集团掌门人以来,也确实着手进行了一系列改革,主要为两件事,一是复兴红旗品牌,二是实现一汽集团整体上市。目前来看,红旗品牌树立方面取得了一定的成果,2019年全年,红旗共销售超10万辆新车,提前完成小目标。整体上市方面,虽也有进展,但距离成功还有很长的距离。



一分钟阅读全文:
  1、2020年新年伊始,一汽轿车发布报告书,对一汽轿车资产置换及与一汽股份之间的关联交易进行了详细解读。上述交易完成后,含金量十足的一汽解放被置换进入一汽轿车,增加了后者成为一汽集团整体上市新平台的“筹码”;
  2、一汽集团先通过剥离一汽夏利所有优质资产,使后者基本只剩下“壳资源”,再通过划转方式将“壳”给到铁物股份,彻底消除了一汽夏利与一汽股份之间的同业竞争问题;
  3、一汽集团坚持整体上市,主要是出于融资、推动自主板块发展,以及企业改革需要等多方面考虑。

■ 上市第一步,先拿下“拦路虎”

对一汽熟悉的朋友都知道,一汽集团旗下共有一汽轿车、一汽夏利、一汽富维、启明信息四家上市公司,后两者主要是以零部件和数据业务为主。整车业务集中在一汽轿车和一汽夏利中,而正是这两者存在竞业关系,导致一汽集团整体上市迟迟不能推进。

2020年1月3日,新年伊始,一汽轿车发布了《重大资产置换、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购买资产暨关联交易报告书》,对一汽轿车资产置换及与一汽股份之间的关联交易进行了详细解读。按照报告预估,一汽轿车预计将向一汽股份发行股份约29.82亿股筹得约199.2亿元。而在重组之后,一汽股份持有一汽轿车的股权比例将从此前的53.03%提升至83.41%。


毫无疑问,此次置入的优质标的一汽解放是个含金量十足的业务板块。自2016年销量重返重卡行业第一的位置以来,一汽解放已连续三年保持领先位置。2018年,一汽解放共生产整车(含客车)30.4万辆,销售31.5万辆。其中中重卡销售26.79万辆,占据市场份额20.2%。针对未来,一汽解放还定下了2020年销售35万辆、2023年43万辆,2025年50万辆的战略目标。

从营收上,一汽解放也是一汽集团重要的利润贡献者。自2010年利润突破至20亿元后,近几年都维持在这一量级上。2019年则是更进一步,上半年净利润高达19.03亿元,全年或达到35亿元。


正如光大证券在一份研报中分析指出,相较于过去把优质资源注入一汽股份,一汽解放的置入或将意味着一汽轿车有成为一汽集团整体上市新平台的可能性。即在置入一汽解放之后,再将一汽-大众、一汽丰田和其他优质资产全部打包注入一汽轿车。

不过这也涉及到一系列问题,包括一汽奔腾、一汽马自达,乃至红旗面临的重新注入的监管问题,以及更为复杂的合资板块股权问题。相对而言,丰田的“问题”要好解决一些,此前其已经有过与广汽集团协调的经验。而与大众汽车的沟通则显得复杂一些,一方面双方股比本身复杂,另一方面,大众一直想要扩大在华合资公司股比,合资公司股比的谈判,会从一定程度上影响一汽整体上市节奏。

当然,理论上来说,一汽集团还可以选择IPO方式,但这也存在监管严、流程长、时间久的问题。可以说,不管选择哪条路,都非短期可以达成的。

■ 一年多时间,解决了“老大难”

竞业关系结束,曾经的一代“风云车企”一汽夏利如何善后对于一汽集团来说也是一大难题,其用了一年多的时间来解决。

2019年1月3日,天津一汽夏利汽车股份有限公司发布重大资产出售暨关联交易之标的资产过户完成的公告显示,天津一汽夏利汽车股份有限公司向其控股股东中国第一汽车股份有限公司转让其所持天津一汽丰田汽车有限公15%的股权,上述股权作价为29.23亿元,一汽股份以现金方式支付对价。至此,天津一汽持有的天津一汽丰田15%的股权已经过户至一汽股份名下,其不再持有天津一汽丰田股份。



实际上,早在2017年11月,一汽股份曾计划转让所持一汽夏利24.73%股份,拟主动舍弃对一汽夏利的控股权,解决一汽轿车与一汽夏利的同业竞争问题,但当时无人接盘。原因很简单,盈利条件差。根据财报数据,除了2003年和2005年以外,一汽夏利扣除投资收益的“利润”始终处于亏损状况,并且亏损规模逐年拉升。

正是由于主业经营的节节败退、连续三年业绩亏损退市的风险,使得一汽夏利从2015年踏上了变卖资产“保壳”之路。2015年、2016年两年都选择出售资产扭亏为盈。但上述方法显然不能长久,且其还阻扰了一汽整体上市。于是,一汽股份开始了对一汽夏利“下手”,先后剥离了一汽夏利所有优质资产,直至2019年一汽夏利基本只剩下“壳资源”。



时间到2019年12月23日,一汽夏利连发14封公告,宣告其重组方案获得董事会及监事会批准。具体来看,本次交易的整体方案由上市公司股份无偿划转、重大资产出售、发行股份购买资产及募集配套资金四部分组成。

分别是一汽股份拟将其持有的一汽夏利6.97亿股股份(占一汽夏利本次交易前总股本的43.73%)无偿划转给铁物股份;一汽夏利拟向一汽股份出售其截至评估基准日的全部资产及负债;一汽夏利拟向铁物股份等交易对方发行股份购买中铁物晟科技98.11%股权;一汽夏利拟向包括铁物股份或其关联方在内的不超过10名符合条件的特定投资者非公开发行股份募集配套资金,募集配套资金总额不超过本次交易中以发行股份方式购买资产的交易价格的100%。

按照一汽夏利公布的《重大资产出售及发行股份购买资产并募集配套资金暨关联交易预案》显示,在本次交易前,一汽夏利的主营业务为汽车整车的制造和销售,而在交易完成之后,一汽夏利的主营业务将变为铁路物资供应服务和生产性服务业务,此举彻底消除了一汽夏利与一汽股份之间的同业竞争问题。



一汽夏利以后并非完全与“车圈”无关,此事还有一个“小插曲”。2019年11月18日,一汽夏利宣布注册成立天津博郡汽车公司,其中,一汽夏利以整车相关土地、厂房、设备等资产及负债作价5.05亿元出资,持股比例19.9%,剩余80.1%的股份由博郡汽车持有。

此外,早在2018年8月份,一汽夏利将旗下全资子公司一汽华利100%股权连同不低于8亿元的债务,以1元的价格转让给造车新势力企业拜腾。曾经风光一时的中国品牌一汽夏利选择以另一种方式继续在汽车领域“发光发热”。

■ 整体上市路漫漫,一汽为什么要坚持?

从2006年时任一汽集团总经理竺延风对外放出风声算起,一汽集团整体上市已经运作了十余年时间。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一汽集团非要选择整体上市?

首先毫无疑问是为了钱。虽然此前一汽集团曾多次对外表示企业“不差钱”,且2018年10月,一汽集团还收到了来自16家银行的万亿元授信。但根据一汽集团发布的2018年年度报告,一汽集团去年实现营业收入5937亿元,同比增长26%。其中,一汽轿车实现营收262亿元,同比下降6%,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仅为1.55亿元,同比下降45%。



与此同时,在汽车市场整体表现不佳的当下,产品和电动化转型又需要大量的资金,因此一汽集团目前资金或并不宽裕。而整体上市,能更大程度的融资。

另一方面是推动旗下自主板块的发展。一汽集团整体上市已启动10余年,同时也是唯一未实现整体上市的国有大型汽车企业。在自主战略上,一汽前前后后在中国品牌上投资数百亿元。但数据显示,2018年全年长安超120万辆、上汽乘用车旗下荣威和名爵累计总销量约为72.8万。东风、北汽、广汽的自主板块销量差不多都在50多万辆左右。而一汽旗下奔腾、红旗、吉林、骏派四个品牌销量总共才16.67万辆,远远落后于其他几大集团。


实际上还有一大原因在于企业改革需要。伴随2014年12月北京汽车在H股上市,一汽集团成为六大汽车工业集团中唯一未整体上市车企。2005年还曾是国内汽车市场占有率第一的一汽集团已经逐渐被上汽集团超越,并逐渐在拉开距离。因此,国泰君安证券分析师陈锡伟此前称,若一汽集团整体上市成功,将有利于整合一汽集团内部资源,提升运行效率,有利于其中国品牌乘用车和商用车发展,追赶上汽集团的步伐。

全文总结:

虽然也一直不断有声音认为,近一年时间一汽集团资产调整是企业整改的需要,而非上市,但无论是为满足企业股份制改革要求,还是出于自身发展需要,一汽集团整体上市都迫在眉睫。而在竞业问题解决,加上优质资产整合之后,相信一汽集团整体上市路径也在越发清晰、越加逼近。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