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车产业的战场,很多时候并非只是车企在拨弄风云。

“来而不往非礼也”,这句古训永远值得牢记。

就在“北汽集团拟持股戴姆勒从5%翻倍到10%”爆料之后,很快斯图加特那边的野心也被曝光。

“戴姆勒还想增持北奔,”一位来自北京方面的体系内部人士这样向《汽车公社》透露。没过几个小时,路透社也援引三位知情者说法报道称:“戴姆勒正寻求在中国业务持有多数股权。”

如果只理解为资本关系的深化交叉,那么未免太过肤浅。

当下戴姆勒最大股东吉利的中国身份、国企混改势头推进、华为在德国的境遇,乃至中德政治经济关系的升降温,都在扮演着北汽和戴姆勒之间股权动作的背后影响因素。

“北京奔驰争夺战”

北京汽车集团有限公司,与戴姆勒股份公司之间的新一波“感情纠葛”,要从2019年5月被披露入股意向开始。

两个月后传闻落地,7月23日北汽集团通过二级市场建仓的方式,直接持股戴姆勒2.48%,并获得2.52%股份投票权,合计5%。12月16日,外媒又指出北汽拟将持股比例翻倍至10%,并获得一个董事会席位。

就在上文的第一个节点爆发时,《汽车公社》便已经在《北汽入股戴姆勒,北京奔驰加速失守》一文里判断,北汽集团入股戴姆勒是双方的利益交换,对北汽来说,将通过牺牲直接控制权的途径,确保利润以及寻求潜在机遇;当北汽成为戴姆勒的股东,那么北京奔驰距离奔驰优势持股便也不远。

本次爆料证实了我们的判断。

按照最新信源说法,戴姆勒希望增持北京汽车(上市公司)或者北京奔驰合资公司的想法由来已久。2018年戴姆勒就曾委托高盛银行着手增持北京汽车事宜,拟将持股比例在现有的9.55%基础上加大。同一年,竞争对手宝马集团获得2022年增持合资公司华晨宝马至75%股比的许可,戴姆勒的“小心思”自然会受到鼓舞。

只是,由于中国方面不愿意将利润丰厚的北京奔驰控制权拱手让出,因此戴姆勒的初步增持计划告吹,相反,北汽增持戴姆勒之后,中国方面倒是可能对戴姆勒形成较大的控制力。

为了能在北京奔驰“多分一块肉”,戴姆勒的确绞尽了脑汁。据悉,戴姆勒提出了多个不同的方案,其中一个做法是将所持北京奔驰的股权比例从当下的49%提高到75%。而5月份的小道消息给出的增持股比还是65%左右。

不妨再对错综复杂的股权关系做一下梳理。

当前,戴姆勒持有北京汽车9.55%股权,北汽集团持有北京汽车42.63%股权。戴姆勒持有北京奔驰49%股权,北京汽车持有北京奔驰51%股权,北汽集团持有戴姆勒5%股权。

考虑间接持股,实际上戴姆勒持有北京奔驰49%+51%*9.55%=53.8705%,其中4.8705%是戴姆勒通过北京汽车间接持有的部分。如果划分北京奔驰利润,应该是戴姆勒直接通过49%股权获利,北京汽车直接通过51%股权获利,然后4.8705%股权的利润是戴姆勒以北京汽车股东身份从北京汽车处获得。

目前实际上北汽集团持有北京奔驰股权为42.63%*51%+5%*53.8705%=21.7413%+2.693525%=24.434825%。即北京奔驰最终有24.434825%利润流向北汽集团。比起我们在5月做的运算,北汽集团持有戴姆勒5%股权增加了计算复杂度,也提高了北汽集团获得北京奔驰的利润比例。

假设戴姆勒打算将直接持有北京奔驰的股比提高到75%,而北京汽车持股降低到25%,同时北汽集团也完成对戴姆勒的增持(至10%),那么计入间接持股之后的情况是:

戴姆勒持有北京奔驰股权比例为75%+25%*9.55%=77.3875%,北京汽车持有北京奔驰股权比例为25%,而北汽集团持有北京奔驰股权比例为42.63%*25%+10%*77.3875%=10.6575%+7.73875%=18.39625%。这意味着,北汽集团届时对北京奔驰的控制,比起当下大约降低了6%左右的股比。

北京奔驰的“利润奶牛”意义就更是众所周知,而且复杂的股比弄清楚之后,利润贡献比例也更容易计算。

以2018财年为例,上市公司北京汽车毛利润为人民币370.1亿元,其中北京奔驰贡献为405.2亿元。换句话说,不包括北京奔驰,则北京汽车上市公司的资产去年业绩为净亏损。

自然,北京奔驰对另一位股东戴姆勒也是至关重要,毕竟53.8705%的实际股比之下,贡献给戴姆勒的利润也是人民币400亿元级别。销量层面,北京奔驰去年批发销量为485,007辆,占据奔驰在华销量七成以上。

北京奔驰争夺战,实际上就是“中国市场最重要”的写照和缩影。

2019年前11月,德系三强BBA都在中国市场取得了佳绩:奥迪在华销量同比增长3.5%至618,596辆;奔驰同比增长6.3%至640,933辆;宝马加Mini同比增长13.6%至655,783辆。中国市场业已为三家豪华车企贡献三分之一以上销量,和颇为可观的利润。

因而,戴姆勒处心积虑想要增持北京奔驰,并不难理解。但恰恰是“利润奶牛”的重要性,也成为了阻碍戴姆勒增持的最大困难——因为中国方面也不愿意轻易放手。

吉利和华为的影响

倘若说北汽翻倍戴姆勒股权比例的报道看起来“水到渠成”,那么戴姆勒的意向似乎招来了比较强烈的反弹。

“我判断不会同意,”北京方面人士这样告诉《汽车公社》,“(北汽)在戴姆勒拿到的分红很难直接在国内使用,从当下的经济形势和财政收入状况看,同意的可能性不大。”

其他消息渠道也指出,正是由于北京奔驰的“利润奶牛”身份,戴姆勒的增持计划面临着北汽内部的反对。只是,桎梏和障碍又并不只是“北汽舍不得让出利润”那么简单,甚至还要牵扯到同为自主车企的吉利,以及看起来和汽车产业关联不大的华为。

分析人士指出,由于吉利目前以9.69%股比位居戴姆勒第一大股东,一旦北汽增持至10%实现超越之后,“中国力量”在戴姆勒的话语权将相当可观,合计持股将达到近20%,足以对公司决定产生重大影响,诸如提名董事会成员或者批准重大投资等事宜将具备极大优势。

戴姆勒每次年度会议的重大投票需要至少75%表决投票,因此20%的股权就足以通过反对票实现否决。有鉴于此,吉利的头号股东地位,和潜在的“中国入主”有可能影响到戴姆勒同意北汽增持,而恰恰北汽增持戴姆勒很可能是戴姆勒增持北京奔驰的交换条件,中国力量在德国的崛起,或许会让戴姆勒在北京奔驰身上的如意算盘落空。

比吉利更不可思议的潜在相关企业,则是华为。

尽管在中美贸易战背景之下,代表欧罗巴大陆的德国与中国关系总体上呈现修好态势,但这并不意味着没有波折。无论是中国产业的快速崛起,还是欧洲文明对东方势力的天然抗拒心理,以及种族隔阂、历史偏见,都在妨碍两国政治经济的升温。

当特朗普撺掇默克尔,要求德国禁止华为参与当地5G项目建设时,中方发出了警告。上周驻德国大使吴恳接受《商业日报》采访时表示打压华为将引来中方报复:“倘若德国决定将华为排除在当地市场之外,那么应该先预计一下后果。”

与此同时,戴姆勒在内的德国企业却还敦促德国政府施压中国方面,放宽合资公司的股比限制,确保“公平竞争”。

只是,戴姆勒在对着北京奔驰垂涎三尺的时候,想到吉利或许有可能,但想到华为对局面的影响,怕是怎么也想不到了。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