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久以来,大家最关注的是特斯拉的技术,无论是三电、自动驾驶还是其他等等,好像大家都忽略了它的外形设计。在2020年12月1日,特斯拉首席设计师Franz von Holzhausen,通过线上与中国媒体对话,让我们有机会去探秘一下,是怎样一名设计师,让特斯拉的设计独树一帜。

  Franz von Holzhausen加入特斯拉是在2008年,Franz带领团队3个月就交出了设计图,而最后实现量产的Model S 保留了90%的造型。再过 3个月,也就是2009年3月,特斯拉发布了Model S。就此,特斯拉才算真正的开启了成功之路。

现场问答

  问:听说特斯拉有计划在上海建立设计中心?

  Franz:设计中心不一定在上海,但是会放在中国。我们要加大在中国的存在,我们知道本地有很多优秀的人才,从设计和工程来说的话,最好的是本地的人来说本地的设计。我们希望从设计到工程都依赖中国的人才,甚至可以输出到全世界,我们在积极探索这样的可能性。

  问:设计师和工程师要经常合作,会产生矛盾吗,有工程师把你的设计推翻的例子吗?

  Franz:特斯拉有一点做的非常好,就是跨学科、跨部门的合作,设计师需要有工程思维,工程师需要有设计概念,我们以问题为导向,以团队而非个人来寻找解决方案,我们不提倡孤岛思维,到了一个时间节点设计看着不错,但工程上无法实现,我们就需要一起解决问题。

  我自认为,设计和艺术是有差别的,艺术非常人性化,不需要解决问题,设计是需要解决问题,但加入审美和艺术元素,需要让用户感受到。

  Model S在开呀行的时候,按照圆形的样子是无法量产的,包括像门把手之类的创意都是和工程师一起做出来的。

  问:能聊聊您在特斯拉的设计理念吗?

  Franz:我们遵循特斯拉的第一性原则,把工程原则用在设计理念中,考虑用什么样的方法去实现,好的设计应该让你看不见,就在那里,但非常好用,还能解决问题。

  比如Model S、Model 3和Model Y,有类似的地方,车辆要非常高效、漂亮,符合空气动力学,还要考虑电池要用的更少,这样成本可以更低。Model S很像运动员,没有多余的体重和肌肉,但有最高效的表现。车就要像运动员一样,非常高效,但外形必须是非常漂亮,非常有吸引力。

  没有什么具体的要求,必须要让特斯拉长得像什么,Cybertruck就是例子,它样子非常独特。简单来说,就是我们要做非常漂亮的产品,尽可能的高效,并且能够解决问题。

  问:Model X的鹰翼门很酷,它的灵感来自哪里?

  Franz:当时Elon和我讨论,怎么2、3排上下车方便。传统的做法是滑门和推拉的门,在停车场,滑门不是很高效。这个门首先不要占地方,还要尽可能最大开口,让第三排上下车比较方便。我们的做法是加了一个支点,让车门可以向上走。

  鹰翼门可以比传统的滑门,占用更小的停车空间,也比滑门更好,从前后都可以直接上下车,门也可以开得更大,进入第3排很方便,看起来也非常酷。

  问:Cybertruck的设计非常独特,能谈谈设计的初衷吗?

  Franz:考虑做皮卡很久了,尝试了各种方案。其实做皮卡很难,美国福特、道奇、雪佛兰等,在皮卡市场都很强。

  但他们的皮卡都长得差不多,5、60年都没啥改变,看上去很传统。我们也是想打破一些范式,不跟着现在的皮卡样子走。我们认为皮卡应该非常强,外面的车身不应该那么脆弱,皮卡很容易有凹陷,马上就变旧,我们用了一个非常耐用的外骨骼,非常耐用,不可能把它弄坏。同时,用了最简约的外观,战斗机是灵感来源之一。

  问:Model 3的中控设计更偏向于触控交互,中国的语音很流行,有没有这方面的规划?

  Franz:我们一直在持续改进,不是向市场抛出一辆车就完了,我们会听取所有人的反馈,在交互上做得更好。讲到未来的设计,我当然希望有所突破,我手上有一些项目,但现在还没办法透露。

(责编:李一鸣)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