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成了从硬件到软件的跃迁和从纯粹机械性能科技到智能交互驾控科技升维后,新迈腾身具的神车姿态或许也该放一放了。

车市浮沉,转瞬间风云诡谲。的确,随着各类新兴潮流的甚嚣尘上以及消费阶层的逐渐更替,中国的汽车市场时刻面临着翻天覆地的大变革。因而无论是征战沙场多年的老将,还是初出茅庐的新兵,都不得不被动、或主动去寻求突破,从而迎合未来这场永不停歇的暗战。

而相比SUV市场的日渐式微,传统轿车市场,特别是在B级车车所处的领域,愈演愈烈的两极分化变得分外明显。有着丰田凯美瑞、本田雅阁这样继承过往辉煌进而还能持续向上的佼佼者,也有着标致508L此类马失前蹄的失语者。


只是在这其中,作为大众B级车阵营的代表,迈腾虽说同样从未跌落神坛,但面对愈发汹涌的市场暗潮,切记,“傲慢是一种得不到支持的尊严”,因而对于正值中期改款的新迈腾,依然需要做得更多。

从血色中走来

时至今日,我们从不怀疑,从12年前开始,迈腾之于一汽-大众,正如帕萨特对于上汽大众的意义。不仅是其完成销量目标和利润贡献的支柱车型之一,更是成了整个一汽-大众品牌理念和市场布局有着至关重要的发展风向标。只不过倘若回溯起迈腾入华的十数年,它走过的坎坷依旧令人难以释怀。

2007年初,一汽-大众按照C级车标准,生产的第一台B级轿车,在一汽-大众长春工厂下线,并命名为Magotan迈腾,以求从源头上为大众树立起一个全新的B级车形象。


然而,尽管那时的迈腾采用了大众中高级车用的PQ46平台进行生产,并成为同级别车中最先采用全球同步的先进底盘技术的新车,但有碍于中国市场的闭塞和对大众B级车的固化认知,初出茅庐的迈腾一下子使得对其寄予厚望的一汽-大众不知所措。

此后的几年内,从外观尺寸、动力总成、乘坐空间、安全配置等方面都秉承了“原汁原味”的德系血统又怎样,在宣传角度多么强调运动化的B级车新形象又如何,迈腾在与日系众对手的竞争中丝毫没拿出一点大众汽车所该具有的样子。就连上汽大众的帕萨特领驭,都能以自身老掉牙的基本素质接连将迈腾压倒。

好在,伴随消费者对汽车技术的认知得到提升和一汽-大众愈发对中国市场做出更深的理解。2011年,一汽-大众将后继车型引入中国市场时,新迈腾吸取了之前的经验,摈弃一贯坚持的运动风,反而为舒适性做出了极大的妥协。


就轴距来说,上代车型为2709mm,海外新车型的轴距是2775mm,而一汽-大众将B7L的轴距直接增加到了2812mm,后排乘客的腿部空间产生了质的提升。

而变化不仅仅是在加长,由于定位更加偏向于社会中坚力量的商务人群,改款后的迈腾不仅做到了商务轿车的稳重感,同时又不失干练气息。引擎采用第二代EA888发动机,排量也比以往有了更多选择,1.4T、1.8T、2.0T及代表着品牌高度的3.0升V6自然吸气发动机。

可以说,这一次换代是迈腾洗心革面的开始,也是一汽-大众一雪前耻的力作。而随着迈腾迅速受到市场认可,也的确使一汽-大众树立B级商务轿车市场标杆的“野心”愈发膨胀。即使如今再来看,自换上MQB平台后,迈腾早已不在是当年那个被帕萨特打压的泛泛之辈。可即便是这样,连年来造就的高傲姿态在日系车疯狂的攻势下,也成了迈腾必须根治的暗病。


对市场的尊重,才是维稳的关键

12年是一个轮回,也是开启下一段“未知”的节点。迈腾从被质疑到被肯定,有低谷也有辉煌,但纵观近年来的表现,现款迈腾依旧能凭借其高端商务的特性及越级产品力,在销量上做到了“一哥”的地步。仅在去年,迈腾以226,870辆的年销成绩拿下所处细分市场的销冠,亦将雅阁(168,039辆)与帕萨特(159,164辆)甩至身后。

当然,多年来,从索纳塔、K5因不愿离开而倍感无奈到蒙迪欧、君威、迈锐宝的惴惴不安,乃至天籁在凯美瑞和雅阁的高光下渐渐力不从心,时隔三年面临中期改款的新迈腾也必须得清楚,中国汽车市场早已不再像昔日那般简单明了。

兴许品牌形象与固有认知始终会为迈腾的现在以及未来铺上一层亮眼的底色,只是当2019年的车市寒冬到了最后的阶段,我们总能看见,多少抱着复兴理想的老将中道陨落,多少在去年尚处强势的新人也终归黄土。因而在这样的洪流之下,对于一汽-大众和全盘托出的新迈腾来说,如何坚守住现有的局势却异常重要。


与此同时,当迈腾以一己之力撑起整个大众品牌B级车的技术先进性,以本田雅阁、丰田凯美瑞以及亚洲龙为首的日系对手,却逐渐在混动B级车市场树立起新的行业标准。在这样的背景下,即使对于姗姗来迟的迈腾GTE,要想以同样的技术令前者心生些许忌惮,其实并不容易。

况且,与迈腾GTE有着相同技术特性的帕萨特PHEV,已在这一领域建立起的先发优势,也势必会在一定程度上对其形成威胁。

此外,除去几款日系车以外,目前的B级车市场在经过前几年价格战后,价格上的退路已经被封死,下降也几乎没有空间。别克君威、雪佛兰迈锐宝、斯柯达速派,乃至大众帕萨特,终端价格的降幅都在4万元以上。无疑,以牺牲利润为手段,定然能有效阻击对手的进攻,但难以维持原本市场定位的价格,又会触及车企对品牌建设的敏感神经。而这样的情况,既是车市的一个正常水平,也理应是新迈腾该应对的问题。


其次,当进入2019年后,汽车消费也更加趋于理性。为达到用有限的预算去撬动无限需求的目的,原本定位明显的车型,其运动操控和家用舒适的界限亦会变得更加模糊。是选择与时代同化,还是固守自我?对此,作为品牌价值核心的载体,从市场下行的苦楚中走出的全新迈腾,又该做出何种思量?

总之无论前路如何,新迈腾家族都将是一汽-大众实现数字化转型的发轫之作。只是当目前中国纷乱的B级车市场还在群雄割据中苦寻出路,完成了从硬件到软件的跃迁和从纯粹机械性能科技到智能交互驾控科技升维后,新迈腾身具的神车姿态也该放一放了。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