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7年10月17日,约旦海外贸易公司订购了3辆解放CA10卡车,由此中国汽车首次走出国门。时至2018年,中国汽车出口量为115万辆,同比增长11.3%,达历史新高。不过,今年以来,在国内汽车市场进入低增长的当下,海外市场也出现下滑趋势。根据中汽协数据,今年前10月,中国汽车出口量为83.4万辆,同比累计下滑5.6%。其中,乘用车出口量为58.6万辆,同比下滑10%;商用车为24.9万辆,同比上升6.4%。



从车企来看,今年前10月,上汽集团以23万辆的出口量位于第一的位置,随后是奇瑞汽车和北京汽车。而从增速来看,在排名前十车企中,吉利汽车增速最快,达到195.84%;其次为长城汽车,出口量为55117辆,增速为37.96%。由于北汽集团、东风汽车出口以商用车为主,因此我们主要通过上汽集团、奇瑞汽车、长城汽车、长安汽车和吉利汽车五家车企海外出口情况,来看一下中国车企在海外乘用车市场表现。


■ 上汽集团:已形成7个“万辆级”海外销售市场

2016年、2017年、2018年,上汽集团连续三年蝉联海外销量全国第一。2019年前十月,这一位置依然没有动摇。10个月、23万辆的成绩,虽然很难达成年前定下的35万辆的目标,但超越去年全年27万成绩,还是有很大的可能。

上汽集团乘用车出口业务主要为名爵(MG)和上汽大通MAXUS两个品牌,包括名爵ZS、名爵3、名爵RX5、名爵6、上汽MAXUS T60等车型。上汽集团国际业务部总经理余德称,上汽开辟了中国汽车企业“走出去”的差异化道路,在海外构建了包括创新研发中心、生产基地、营销中心、供应链中心及金融公司在内的汽车产业全价值链。



目前上汽集团已经在英国伦敦、美国硅谷、以色列特拉维夫拥有3个海外创新研发基地;在泰国、印尼、印度设立了3个海外生产基地;上汽旗下华域零部件在海外拥有93个基地,安吉海外全价值链汽车物流业务覆盖近40个国家。

营销方面,上汽集团在欧洲、北美、南美、非洲、中东、澳新等地设立了11个区域营销服务中心,建成500多个海外营销服务网点,并在泰国、英国、印尼、智利、澳新(澳大利亚和新西兰)、中东GCC形成了7个“万辆级”海外销售市场。

值得一提的是,作为上汽乘用车代表,名爵品牌海外出口表现也颇佳,已销往全球44个国家和地区。其中作为上汽集团发力欧洲市场的车型,名爵eHS通过了欧洲REACH法规、欧盟E-MARK认证和欧洲ECE R100等要求;纯电动SUV名爵EZS也已进入泰国、英国、荷兰、挪威等市场,未来还将进入法国、德国、丹麦、瑞典和比利时等地;上市2年多的名爵ZS则已在英国、泰国、澳大利亚、沙特、智利等30多个国家和地区进行销售。


针对海外市场,上汽集团制定了两个“三年计划”,第一个三年计划是在2022年达到50万至60万辆年出口规模;第二个三年计划是到2025年达到100万辆年出口规模。此外,在进入欧洲之后,借力东京奥运会的契机,上汽正谋划进入丰田等日系车企的腹地——日本。

■ 奇瑞汽车:要用星途去征服欧洲市场

奇瑞,一直是中国车企出口的一张“名片”。2018年奇瑞汽车出口126993辆,同比增长18%,连续16年位居中国乘用车出口第一。不过,今年前十月奇瑞汽车海外出口量有所下滑,为79650辆,同比下降22.85%。



从2001年奇瑞正式进入中东市场,拉开了其进军国际市场的序幕,截至目前,奇瑞汽车的销售已经覆盖了海外80多个国家和地区,并在海外建立了1300多个销售和服务网点,累计拥有超过43万名海外用户。此外,奇瑞还在海外布局了10个KD工厂,散布在俄罗斯、中东、北非、东南亚和南美洲多个国家,同时在欧洲、中东和南美洲还成立了三个研发中心,负责车型的本地化开发工作。

为了打造全球竞争力,奇瑞针对海外市场制定了“三步走”战略:2013年以前,奇瑞以发展中市场为切入点,以出口贸易形式为主,让产品成功“走出去”;2014年开始,奇瑞积极布局巴西和俄罗斯等新兴市场,对当地工厂和经销渠道实施主动规划和管理,扎根当地“走进去”;从2020年起,奇瑞将推动品牌“走上去”,完成包括欧美等主流市场在内的国际布局。


具体车型来看,奇瑞对外出口车型包括艾瑞泽和瑞虎系列,以及奇瑞QQ和风云等。与上汽一样,欧洲也是奇瑞想要攻克的市场。奇瑞汽车董事长尹同跃曾表示,“要想使奇瑞成为一个全球品牌,我们需要进军欧洲。”其中,EXEED星途品牌肩负着这一使命。

早在2018年,奇瑞就计划在德国建立设计中心,该中心靠近德国最大的机场,主要致力于设计、研发、市场和销售。据悉,奇瑞还计划在欧洲成立子公司,其主要任务是自2020年起为奇瑞高端品牌EXEED星途打造符合欧洲市场需求的新车型。此外,奇瑞也打算在德国柏林建立第一个欧洲设计室,由奇瑞公司执行设计师詹姆斯·霍普领导。

■ 长城汽车:建立了中国车企首个海外整车制造厂

与国内市场相似,长城汽车对外出口车型也是以SUV和皮卡为主。作为第一批走出国门的中国汽车企业之一,长城汽车在1998年即已实现出口。今年以来,其SUV出口车型主要以小型哈弗H2、紧凑型哈弗H6、中大型哈弗H9等为主;皮卡主要以风骏系列为主。


自出口以来,长城汽车主要通过开发KD工厂、设立销售子公司等形式在加快国际市场扩展,已完成对俄罗斯、南非、澳大利亚、厄瓜多尔、智利、马来西亚、乌克兰、伊拉克、沙特、科特迪瓦等60多个国家和地区市场布局,海外网络数量总计400余家,累计实现海外销售60多万辆。此外,哈弗还在印度市场成立子公司,欲让哈弗品牌打开印度市场。

营销方面,长城汽车主要通过建立健全区域经销商模式,“1+N”管理方法,打造哈弗标杆店面,同步规划多形态服务网点,实现海外各市场哈弗核心商圈全覆盖,从而去拉动长城汽车海外销量。


今年以来,长城汽车在出口领域还拿出了“杀手锏”。在中国首款全球化乘用大皮卡长城炮在迎来1万台车下线之际,宣布将依托长城汽车全球化的研产销体系,陆续在全球市场上市,与国际主流皮卡品牌展开正面竞争,助力长城皮卡剑指世界前三,全面加速长城汽车的全球化进程。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6月,由长城汽车投资建设的俄罗斯图拉工厂也正式竣工投产,这是中国汽车品牌在海外首个涵盖冲压、焊接、涂装、总装四大生产工艺的整车制造厂,而此前中国汽车企业在国外的都为散件组装工厂。


图拉工厂总投资超过5亿美元,规划年产15万辆,本地化率达到65%。图拉工厂的建设是以整车和CKD(其他工厂代工)结合的模式,量较小的车型,用CKD模式来生产,量比较大的,比如哈弗F7,则采取整车生产模式。长城汽车董事长魏建军介绍称,图拉工厂不仅仅服务于俄罗斯,还将成为长城汽车在海外的战略基地之一,未来生产的产品还将出口到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摩尔多瓦等东欧国家。

■ 长安汽车:喊话要直接进军欧美市场

与其他车企在出口领域的高调不同,长安汽车很少主动提及自己海外出口成绩。实际上,自1991年开始,长安汽车就已经开始开展海外业务,并设有“长安海外事业发展部”专门负责此事。目前其产品出口41个国家,形成10个重点海外市场,其中,中南美、中东北非、东南亚是主要出口区域。在今年前十月长安汽车整体销量下滑的情况下,其出口量累计为54451辆,同比微增0.58%。



目前,长安汽车拥有全球16个基地,35个整车及发动机工厂。在越南、马来西亚、巴拉圭、尼日利亚、埃及等地建立8个KD工厂,深化海外战略市场合资合作。全球共有8700余家销售服务网点,近12万名相关服务人员。

去年5月,长安汽车总裁朱荣华在第十届中国汽车蓝皮书论坛上发表演讲时表示,现在已经到了中国品牌拓展海外市场时刻。基于此,长安重新调整了海外战略,从原来的“研究欧美市场、扎根发展中国家”,到“直接进军欧美市场”。

在朱荣华看来,一方面中国品牌在产品力上自身已经有所提升;另一方面国际政局的不确定性加剧,尤其是地缘冲突和贸易竞争加剧,深深影响了中国汽车品牌在海外的布局和计划。因此进军欧美市场十分必要。


为此,2017年12月,长安、一汽、东风三大车企共同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把“走出去”作为一个重要合作内容,三者将探索在海外产品、海外终端网络资源、海外商业伙伴、海外制造资源、国际物流等方面的深度合作。不过,目前还未有进一步海外出口消息传出。

■ 吉利汽车:博越撑起海外出口一片天

它不是出口最多的,但却是进步最快的车企之一。今年前十月,吉利汽车累计出口51465辆新车,同比增长195.84%。吉利方面称,主要得益于其更重视“本土化生产、本土化供应链、本土化管理、本土化销售与服务”一体的全球化战略,并围绕“一带一路”在进行进一步布局。

吉利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主要有四大布局:西到大不列颠,重塑伦敦百年经典出租车;横跨斯堪的纳维亚,振兴北欧豪华品牌沃尔沃;南临马来西亚半岛,推动宝腾再次发展;北抵西伯利亚,助力白罗斯俄实现国产汽车梦。吉利希望能够从单一产品贸易的“走出去”转变为深度参与当地工业化的“走进来”。


从销量来看,吉利品牌对外出口主要依靠博越车型。数据显示,今年前11月,吉利车出口量为54638辆,其中博越出口43918台,占比达80.4%。截至今年11月,博越也已经完成了在科威特、阿曼、黎巴嫩、阿联酋、沙特阿拉伯、白罗斯、俄罗斯、智利以及马来西亚等16个国家上市,横跨俄白哈、中东、南美、东南亚。

不仅限于海外直接输出产品的形式,吉利希望进一步进行汽车产品、技术、人才、管理的输出。其中,技术输出方面,吉利选择在当地建立吉利合资工厂的方式,实现在地化生产。2017年11月,吉利博越在白罗斯的“白俄吉”工厂顺利投产,并与2018年2月在莫斯科首发上市;2019年12月13日,吉利马来西亚工厂生产的第一台博越(宝腾X70)下线。


整体来看,吉利全球化大致有两条路线,一方面是通过马来西亚宝腾汽车,本土化生产吉利品牌车型,进军发展中国家市场,其中首款出口车型就是吉利博越;另一方面则是通过沃尔沃品牌影响力,向欧美市场推广领克品牌车型。

■ 全文总结

自2009年以来,中国汽车出口贸易经历了2009年至2012年的高速发展期、2012年至2015年的出口萎缩期、2015年至2018年的出口回暖期,于2018年达到了115万辆的历史新高。在值得肯定的同时,我们也发现,2013年以来,亚非拉国家占中国汽车出口贸易的比重总体保持在80%以上,说明中国汽车企业对亚非拉市场的依赖性较强。


此外,中国汽车企业当下的对外贸易模式主要是整车出口、海外建厂(合作组装和自主建厂)和海外并购,整体竞争性还不足。根据中国国际商会发布的相关研究报告指出,其背后原因主要包括出口规模和效益偏低,一定程度上影响了企业对海外业务的信心和重视程度;产品竞争力不足导致企业扩大海外市场份额面临较大压力;品牌知名度和影响力有限,难以对企业的海外竞争力提升形成有效支撑。

当下,贸易摩擦也给中国汽车企业全球化发展埋下了新的隐忧。如何提升中国汽车企业海外竞争力?中国国际商会汽车品牌竞争力调研课题组组长范培康建议:“加强知识产权保护,推动中国汽车技术标准与世界接轨;有效盘活海外资源,构建海外业务生态圈;加快汽车全产业链‘走出去’步伐。”与此同时,“一带一路”或为中国车企带来新的机遇。希望中国车企可以把握机会提升自身国际竞争力,加大研发投资力度,将海外业务模式从整车出口向更深层次的本土组装与技术合作方向延伸。(文/汽车之家 章涟漪)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