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据海外媒体报道,日产副COO关润上任不到一个月就闪电辞职,据闻关润将从2020年4月起担任日本电产公司社长。

关润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日本电产永守重信会长邀请其共同将日本电产打造成年度销售规模达到1万亿日元(约合人民币650亿元)的公司,由于这是人生中最后一次能够担任社长的机会,因此接受了邀请。

据悉,今年春天开始永守就多次接触过关润,当时关润均拒绝了。不过,进入12月份之后,当永守再次伸出橄榄枝时,关润接受了邀请。

日本电产作为日本重要的电机厂家之一,销售额不到日产的十分之一,股价市值却约为日产的1.6倍,市场预期良好,今后将重点发展车载电机业务。日本电产的成长性应该是关润决定辞职的原因之一。

日本电产正在中国浙江筹建新工厂,今后要大力发展包括牵引电机在内的业务,制造能力提升是一个关键要素。关润多年来在日产积累的动力总成领域的制造经验,对日本电产来说具有相当的吸引力。

而且,日本电产的现任社长吉本浩之和副社长佐藤明氏都有过在日产任职的经历,加上旗下经营EV电机的子公司东测株式会社是日本电产在1997年从日产收购过来的,日本电产和日产之间的深厚渊源也促成了关润的离开。

另一方面,对日产来说,关润的离开是巨大的打击。新体制下,关润分管经营重建、商品战略以及新一代汽车技术,这几项都是日产重生过程中的软肋,关润名为副COO,实则为“影子”社长。

熟悉日产的人透露,关润经历特殊,早年由于父亲过早去世,为了减轻学费负担不得不选择小众的防卫大学。在戈恩经营日产的20年间,日产不少元老级员工纷纷离开,关润是极少数能够凭借自身能力留下来的元老之一。

实际上,在日产新的人事体制确立之前,日产员工和媒体都认为关润是最佳社长人选,可是当选的却是内田诚。分析认为,对同为人事提名委员会成员的雷诺董事长塞纳德来说,不好对付的关润并不是合适人选,塞纳德对提名关润必然强烈反对。

若是当选日产社长的是关润,即使日本电产发出邀请,相信其也不会辞职。

如今日产失去了重建的关键人物,也有观点认为是当初日产在新社长人选上判断失误导致,其以外部董事为主的提名委员会并没有起到真正作用。关润的辞职也可以看出,新的人事体制启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作为经营管理核心的经营体制就乱套了。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