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冯兴亚、王晓秋在战略合作框架协议上签下自己的名字,广汽集团和上汽集团这两家中国顶尖的汽车集团终于正式确立了合作伙伴关系。被销量 “烦”了快一整年的中国汽车产业终于被振奋了一把。



根据协议,广汽集团与上汽集团将在联合开发核心技术、共享产业链资源、聚焦新商业模式、合力拓展海外市场这四大领域开展合作。其实从历史看来,双方都属于既“活泼”又有实力的企业,上汽集团旗下企业上汽大众自2004年起就开始靠中方自己的力量打造本土化产品朗逸;广汽集团更是自主研发了广汽丰田iA5,并“反向输出”到丰田体系内。既然实力都不俗,这两位“高级玩家”此番又为何决定合作呢?它们携手后又能激起怎样的“浪花”呢?

30s读懂全文:
1、上汽集团与广汽集团主要是基于“均摊研发成本”“领跑未来市场”等目的才决定战略合作;
2、双方在国际化、、智能网联等领域内有较大的可合作空间;
3、为了避免本次合作“平庸化”,上汽集团与广汽集团应尽快制定相关项目方案,也可考虑通过成立合资公司等方式加快合作落地。

●合作才有资格谈未来

如果从通俗的角度解读上汽集团与广汽集团合作的原因,那就是为了“钱”。不是说这两家企业的吸金能力不行,作为全国顶尖的汽车集团,上汽集团与广汽集团的成就是有目共睹的。两位“高级玩家”在2019年前三季度共同创造了6280.28亿元营业收入,以及271.28亿元净利润,可身处目前汽车行业百年一遇的“大变革”时代,两家企业需要花钱的地方实在太多了。



作为“高级玩家”,上汽集团和广汽集团所追求的都是“在未来竞争中持续领先”,想达成这一点,就需要在“新四化”领域做出成绩,而这是一笔极为庞大的开支。根据麦肯锡发布的研究报告,若一家企业想在“新四化”领域全面布局,至少需要在未来十年中投入5000亿元,而根据此前官方公布的数据,上汽集团2018年研发投入为153.85亿元,广汽集团在最近几年累计研发投入为210亿元,在中国乘用车市场中,上述投入已经名列前茅,可仍然够不到 “10年5000亿”的“新四化”门槛。如此一来,找个颇具实力的伙伴合伙研发也就成为自然而然的事情。

其实不止上汽集团、广汽集团这两家国内车企出不起这笔面向未来的研发费用,我们耳熟能详的世界汽车工业“巨头”们,也同样没有单打独斗的资格。在上汽集团、广汽集团合作前不久,标致雪铁龙集团与菲亚特克莱斯勒签署了具有约束力的合并协议,双方共同分担在电动化、自动驾驶等领域的巨额投资;而大众集团与福特汽车也在今年7月份宣布合作升级,双方将共同开发L4级自动驾驶技术,大众集团还将其在领域的巨额研发成本摊给了福特一部分。

●双方能碰撞出什么“火花”

在上汽集团、广汽集团的官方声明原文中,双方合作领域的顺序是:联合开发核心技术-共享产业链资源-聚焦新商业模式-合力拓展海外市场。但综合双方目前需求以及可行性上考虑,恐怕将原文的顺序倒过来才是这两家企业实际合作次序。



『广汽乘用车原本想靠传祺GA4打入美国市场,可由于种种原因最终作罢』

首先在国际化方面,广汽集团是一直很渴望在该领域实现突破的。此前,广汽乘用车规划了两条“海外淘金路线”,其一是沿着“一带一路”路线扩张亚洲、欧洲、非洲市场;另一条则是寻求进入较为发达的北美市场。由于中美贸易战的影响,广汽乘用车赴美计划暂时搁置,这家企业将全力投入到第一条海外路线建设中。

为了加速国际业务发展,广汽集团不仅成立了广汽乘用车国际有限公司,还将高层领导做了一系列“换防”,让能讲一口流利的英语,具有较强市场开拓能力的郁俊出任广汽集团国际业务本部本部长。尽管搭出了上述“框架”,但截至目前,广汽集团在国际化领域还没有什么能拿得出手的成绩,其官方公布的数据也仅限于“2018年海外销量同比增长69%”。

然而在国际化领域,上汽集团可谓是“老江湖”了。目前上汽集团在泰国、印尼、印度设立了3个海外生产基地,在欧洲、北美、南美、非洲、中东等地设立了11个区域营销服务中心,建成500多个海外营销服务网点。而根据该企业公布的数据,今年前三季度上汽集团整车出口及海外销量高达24万辆。上汽集团乘用车公司副总经理俞经民曾对媒体表示,2020年上汽集团将冲击50万辆海外销量目标,2022年冲击60万辆规模。


通过合作,上汽集团可以将海外销售渠道资源、海外国家政府关系、当地市场竞争经验以及当地消费者购车习惯等资源共享给广汽集团,在目前已经搭建完善的大框架下,有了上汽集团的“资助”,广汽集团有望在国际化领域实现迅速突破。

在新商业模式,尤其是共享出行领域,同样是上述两家集团合作的首批切入点之一。目前,共享出行在车企中的战略地位很重要,随着大众消费观念的变革,“拥有汽车”在消费者心中的吸引力将越来越弱,如果车企此时不向出行公司转型,则极有可能在未来竞争中被淘汰出局。

地位虽然重要,但尴尬的是共享出行业务目前盈利模式还不清晰,在全球范围内几乎没有能在该领域盈利的企业。Uber仅今年第三季度就亏损了11.62亿美元(约合人民币81.43亿元);中国出行“巨头”滴滴自成立以来累计亏损更是超过了500亿。不做会被淘汰,做了又无法承担巨额亏损,联手也就成为最合适的选择。这种做法在汽车圈已经不新奇了,此前戴姆勒和宝马这对“冤家”便合并了共享出行业务;一汽、东风、长安这三家央企也合伙组建了T3出行。



『滴滴自成立以来累计亏损超过500亿』

当在国际化和新业务模式做出一定成绩后,上汽集团和广汽集团就可以考虑在共享产业链资源上做些文章了。在生产制造领域,双方其实有很大共性,若双方可以在零部件采购、整车物流等领域携手,其实发挥很大的规模效应,能省不少钱。其实标致雪铁龙集团与菲亚特克莱斯勒目前就是这么做的,根据相关统计,这两家企业合并4年后双方可实现80%的协同效应,其一次性能节省的总成本高达28亿欧元(约合人民币217.36亿元)。

在该省的地方省下大把资金后,上汽集团和广汽集团就可以在本次合作的最核心领域——技术研发上大干一场了。其实在“新四化”领域,双方可以说是各有优势,极为互补。在电动化领域,广汽虽然入局较晚,可声势极猛,颇有些后来居上的架势。根据乘联会公布的数据,2019年1-11月,该企业累计售出汽车3.36万辆,同比增长98.5%。Aion S(埃安S),累计售出 2.4万辆,该成绩和上汽乘用车旗下新能源销量冠军荣威Ei5基本持平,可Aion S(埃安S)是今年4月份刚刚上市,足足比荣威Ei5少卖了4个月。

在纯电动技术领域,广汽新能源更是打造了第二代GEP纯电平台。与以往的传统“油改电”平台相比,纯电动平台在空间利用率、车身等方面做的更好。目前,广汽集团在新能源领域的研发实力已经获得了多家外资品牌认可,例如广汽研究院打造的广汽丰田iA5已经“反向输出”到了广汽丰田中,并通过了丰田严苛的质量体系监测。



『广汽丰田iA5』

而上汽集团则在智能网联领域颇具建树,其曾经与阿里巴巴合作的斑马OS使用场景极广,融入了阿里巴巴生态,创造了“去App化”“地图即桌面”“打通支付闭环”等业界领先探索。在与斑马的合作中,上汽集团吸收了不少智能网联的探索经验,并与旗下车型做出了良好结合。在消费者心中,上汽乘用车旗下不少车型都是“互联网汽车”的代表,比如荣威RX5、荣威i6等。上汽集团与广汽集团各自的长处一旦互补,双方在“新四化”领域的技术优势将更加明显。面对目前外资品牌电动化产品“大举入侵”,这两家企业面对残酷的竞争也会多一分保障。

编辑总结:尽管合作后大有可为,但上汽集团和广汽集团也应该做好实际打算,以免让这次合作变得“平庸化”。其实相比PSA集团与FCA的合作、大众与福特的合作,本次上汽集团和广汽集团的合作协议有些“空泛”,尚未见有具体执行路径。早在2017年,一汽、东风、长安这三家央企就签了类似的合作协议,不过两年过去了,除了T3出行,这三家企业也未做出其他的亮眼成绩。

其实想要合伙“干大事”,上汽集团与广汽集团可参考丰田与比亚迪、长城与宝马这种,确立具体合作项目并成立合资公司的形式,将合作切实落地。至于最终这两家企业又能否实现“1+1>2”,就要等待时间去验证了。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