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自2018年传出股比放开,华晨汽车“暴雷”比预期来得要快。

  资产1900亿元,但却还不上一笔10亿元本金的债券,华晨汽车集团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晨汽车”)债务“爆雷”。

  几个月前,华晨汽车还在中期报表示,上半年有些银行贷款的利息逾期,但并未对公司日常经营造成影响。

  债券市场到期债务均能按期兑付本金及利息,且不会触发已发行的公司债券中的各类特殊条款。

  请广大投资者理性对待,避免造成对公司此类负面舆情的过度解读,导致债券二级市场出现价格踩踏。

  华晨汽车还是对自己的债务太过于乐观。随着10亿元债券违约,华晨汽车债券踩踏事件已经出现。

  1、10亿债券违约,华晨汽车债券遭踩踏

  说得很含蓄,但还是违约了。

  继2020年8月被东方金诚、大公评级两家机构列入观察名单后,没有反转,中国汽车巨头华晨汽车还是出现债务违约了。

  10月24日上交所发布华晨汽车集团控股有限公司关于公司债券停牌的公告。

  根据公告,华晨汽车2017非公开发行公司债券(第二期)(债券简称:17华汽05)兑付日为2020年10月23日。

  根据《受托管理协议》以及相关业务规则的要求,公司应于2020年10月21日16:00前将本期债券本金10亿元、利息5300万元以及相应手续费转至中国证券登记结算有限责任公司上海分公司指定银行账户。

  但截至2020年10月22日17:00,公司尚未向中证登上海分公司转款。

  公告一出,市场哗然,华晨汽车竟然债务违约了。

  让华晨汽车最担心的债券“踩踏”事件来了,华晨系相关债券出现暴跌。

  华晨汽车什么来头?它在中国汽车行业占有相当重要的一席。

  集团历史可追溯到1949年成立的国营东北公路总局汽车修造厂,后于1959年更名沈阳汽车制造厂,并试制成功五台“巨龙”牌载货汽车。

  以此为基础,公司产品逐步向轿车和其他商用车领域拓展,陆续开发出了中华轿车、金杯轻卡以及 A 级轿车等车型。

  如今华晨汽车是辽宁国资委重点企业,公司主营业务主要分为整车制造和零部件销售。

  整车制造主要产品覆盖乘用车、商用车以及零部件三个领域,零部件销售主要配套自有车型,部分对外销售。其中,整车制造板块是发行人最主要的盈利来源。

  华晨汽车官网显示,集团现有员工4.7万人,资产总额超过1900亿元。

  目前华晨在辽宁、四川和重庆建有6家整车生产企业,2家发动机生产企业和多家零部件生产企业;

  此外,集团还拥有4家上市公司(华晨中国汽车控股有限公司、上海申华控股股份有限公司、金杯汽车股份有限公司、新晨中国动力控股有限公司),160余家全资、控股和参股公司,在多个“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建立海外KD工厂。

  历史悠久、荣誉加身,很难想象身价1900亿元的华晨汽车却被区区10亿元债务难道。

  究竟是“一分钱难道英雄汉”,还是被无情撕下了“皇帝的新装”?

  2、华晨宝马股比放开,华晨汽车还是“倒在”在寒冬

  华晨汽车的债务危机早已出现。

  自2020年5月以来,公开市场爆出华晨集团流动性紧张的消息,旗下多只债券在二级市场成交价格连续出现大幅下跌,子公司股权冻、或被列为执行人等。

  由于公司现金流出现短期困难,需延期支付,上半年华晨汽车合并报表口径发生多笔银行贷款利息逾期,累计金额为6020.29万元。

  受消息影响,2020年8月,大公评级、东方金诚两家机构将华晨汽车列入观察名单。

  1900亿元汽车巨头也遭遇资金寒冬?

  2020年中期财报显示,截至2020年6月末,华晨汽车合并有息债务为641.81亿元,其中短期有息债务439.87亿元。

  但期末集团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余额约326.77亿元,同比减少13.33%,不能有效覆盖短期有息债务。

  2020年中期,华晨汽车归母净利润亏损1.96亿元,同比骤减380%,主要是自主品牌利润减少导致。

  作为华晨汽车主要上市平台之一,在香港的上市子公司华晨中国(01114-HK)今年上半年营收约14.50亿元,较去年同期19.04亿元下跌23.9%。

  期内公司多个自主品牌销售出现腰斩。

  华晨雷诺上半年售出1.17万辆轻型客车及MPVs,较2019年同期售出2.02万辆减少42%。

  其中轻型客车中,海狮轻型客车占约1.08万辆,较2019年同期减少40.5%。阁瑞斯MPV销售951辆,同比下跌33.4%。

  好在还有华晨宝马这只现金奶牛源源不断向其贡献利润,今年上半年,华晨宝马汽车售出26.2万辆,同比减少0.8%,为华晨中国贡献未经审核纯利43.83亿元,同比增加23.4%。

  虽然坐拥华晨宝马现金奶牛,但自从2018年打响汽车行业合资股比开放“第一枪”,华晨宝马股权比例调整进入两年倒计时。

  在传出宝马集团斥资36亿欧元收购华晨宝马25%股权的消息后,华晨中国开始跌跌不休,即使在股市走出几波行情的2020年也完全没有取得涨势。

  3、汽车产业依旧不明朗,2000亿汽车巨头如何自救?

  华晨汽车自主品牌销量腰斩,固然受新冠疫情“黑天鹅”影响,但与行业大环境也密不可分。

  自2019年汽车行业迎来增长天花板,巨头都在存量市场短兵相接,行业竞争更加激烈。

  在遭遇了第一季度停摆式下滑之后,国内汽车市场便两极分化更加明显。

  这期间除了备受政策关照的新能源汽车细分市场增量可观外,自主品牌五菱汽车崛起,也造就了一个中国“塔塔”。

  有上升品牌就有下滑品牌,很遗憾华晨汽车自主品牌还是比较羸弱。比华晨汽车更不幸的是,前不久力帆汽车陷入破产重组,众泰汽车也在步力帆后尘。

  从2019年起,北汽银翔、比速汽车、君马汽车、华泰汽车和猎豹汽车等自主品牌厂商已经丢失市场份额实际破产。

  前有多个知名自主品牌倒下,贵为一方国企的华晨汽车将如何走出现在的困境?

  在2020年中期财报中华晨汽车表示,集团已与各相关债权人沟通,力争做到稳定预期、稳定支持。

  集团将加快资产处置、多渠道筹措资金,共同化解债务风险,确保公司生产经营稳定,管理团队及员工队伍稳定,经营现金流稳定,金融债务关系稳定。

  据华晨汽车财报,截至2020年6月末,集团银行授信总额度337.16亿元。

  说这话,当时还只是银行借款违约,但转眼又迎债券暴雷,华晨汽车是继续在泥泞挣扎,还是能迎来柳暗花明?

  距离债券违约已经过去5天了,没有等来华晨汽车还债,反而是负面舆论越发酵越大。

  有业内人士表示,剥离了华晨宝马之后,公司自主品牌盈利能力弱且资产质量较差,政府放弃了救援,最后资金链断裂导致违约。

  如果华晨汽车无法与债权人协商展期,或将面临重整,走上和力帆汽车和众泰汽车一样的司法重整之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