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关交替之际,有迎新便有辞旧。人们习惯了在新的一年到来之际展望美好的未来并产生一些美好的期许,不过我更乐于在旧一年结束时回看过往,既是对遗憾与错误的自省,也是对美好的再次回忆,况且是在21世纪第三个十年的起点上。过去10年里我们迎来了激动人心的车型与大趋势,也遗憾地送别了不少让脍炙人口的车型与品牌,本文就来回顾一下在2010年至2019年中,走入历史的品牌、车型。



品牌篇
● 庞蒂亚克

2008年的不仅有北京奥运会,也有重创全球经济的金融危机,受其影响,通用汽车于2009年宣布了一系列品牌集团重组计划,其中就包括关闭营销表现持续低迷的品牌庞蒂亚克。2010年10月31日,庞蒂亚克正式走入历史。



尽管这个品牌离我们的生活不那么近,但却没有我们想得那么远。没有大规模进军中国的庞蒂亚克在祖国大街小巷的能见度却不低。从早年间有”子弹头”别称的Trans Sport,后来的别克GL8姊妹车Montana,再到后来的个性小跑车Solstice都在国内有一定能见度。如果这些都不熟悉,没关系,影视作品中的知名庞蒂亚克也不少。

一些年龄在30岁左右甚至更大一些的观众也许有印象,上世纪90年代初期我国引进过一部叫《霹雳游侠》的美国电视剧,剧中那辆会说话、会自动驾驶甚至还能发射火箭弹的神奇汽车”KITT”便是基于第三代庞蒂亚克火鸟Trans-Am打造。而Trans-Am车型则是庞蒂亚克从1969年开始推出的一款基于火鸟的性能强化版本,最重要的变化即是动力澎湃很多的发动机选项。



若是觉得《霹雳游侠》有些遥远,那么几年前火爆的美剧《绝命毒师》应该能引起更多观众的共鸣。片中主角Walter White老师的那辆破旧庞蒂亚克Aztek着实烘托出了一位落魄化学天才在罹患癌症之后的窘境。其实当初这辆车在千禧年之前发布时,定位的是年轻一代有着诸多生活场景需求的用户,因此充沛的空间和充满未来感的设计语言是其主打的特色。可惜在20年前能够理解主设计师Tom Peters的人不太多,该车一经推出便遭遇媒体和消费者的抨击:这辆车太丑了!



无奈,这么一款理念前卫、造型过度前卫的汽车在生产了短短6年之后就宣告收场,不到12万辆的销量对于经营状况日渐窘迫的品牌来说谈不上任何帮助。在千禧年之后SUV百花齐放的时代做出这样一款失败的产品,庞蒂亚克也确实应该思考一下自己的出路。庞蒂亚克彼时的其他产品要么是贴牌生产,要么是合作研发,但终究没有一个亮眼的销量数据。加上金融危机的最后一根稻草,最终让庞蒂亚克这个品牌没能迎来自己的85岁生日。



编辑一句话点评:这是老牌车企没有在新时代来临时做好充分准备而导致的消亡案例。

● 萨博

与庞蒂亚克的状况不同,萨博这个北欧品牌在中国可是实打实地拥有一帮忠实的粉丝,至今我仍能在街头看见不少一些萨博9-3、9-5在欢快地奔跑,车主们用实际行动证实了萨博制造的汽车值得自己用精力去坚持。



我身边就有一位曾经拥有过萨博9-3敞篷的小伙伴,据他说,最享受的事情就是在温度适宜且阳光明媚的日子里敞着篷去海边蜿蜒的公路上兜风,萨博优异的操控尤其是车头指向性着实令人难忘。而这也某种程度上体现了这个冷静、务实、不拘一格的北欧品牌一些引人入胜的地方。



除了值得回味的操控感受,萨博还专注于技术创新和驾乘人员的安全。1969年,萨博开发出了一套能够在挡把附近完成点火的启动装置,这样的设计可以避免驾驶员在正面碰撞中遭到转向柱上的钥匙带来的二次伤害,在那个还需要用钥匙来启动车辆的年代这样的设计算是非常贴心。1970年,萨博发布了一套车辆大灯的清洗装置,包括大灯雨刷和喷水口,这一设计成果比其他任何一家车企都早。如果你打开一个萨博爱好者的论坛就会发现,类似的创新还有很多很多,也许这也是车迷们喜爱萨博的原因之一。



诸多科技上的突破意味着研发经费的节节攀升,母公司通用曾从公司经营角度多次告知萨博要把珍贵的研发预算投入到更需要的地方,可惜偏执的瑞典人并没有领会其中的意思。2011年,萨博终于把钱给花光了,货款被拖欠的供应商们当然拒绝了萨博的供货要求,于是萨博工厂只能停工。这一停,便停掉了萨博的未来。

编辑一句话点评:由此看来车企过度沉迷自身产品调性而忽略与时俱进同样会造成品牌消亡。

● 双环

  对于前两个品牌的消失我心里还充满着惋惜与遗憾,但双环的消失却丝毫不让我感到惋惜。需要注意的是,双环品牌其实并没有真正意义上破产或注销,只是在2012年停产最后一款车型SCEO(参数|询价)之后就再也没有音讯了。

1988年一位退伍军人创办了向阳汽车修配厂搞起了汽车制造的生意,但由于没有技术储备,生产资料也过度简陋,因此初期的生产只是从仿制开始,仿制对象是大名鼎鼎的BJ212。可在那个汽车还是稀缺资源的年代,人们即渴望拥有汽车,但也对什么是好车毫无概念,粗制滥造的仿制212竟然还有被预订一空的盛况。





由此带来的大批资金很快让向阳汽车拥有了更先进的生产设备,但原始的技术积累依然薄弱,所以就算接到了省里面派下来的任务,交出的答卷依然经不起考验。后来,向阳改名双环,自此之后的故事大家也就都熟悉了。2004年双环推出了来宝SRV,外观可以看作是第二代本田CRV的不等比例拉长版。2005年双环带来了SCEO,外观“借鉴”了第一代宝马X5。而双环的最后一款作品则是小贵族,一个外观十分接近smart fortwo但拥有两排座椅的微型轿车,双环也由此宣称小贵族这款车绝对不是smart的简单仿制品。







造一款抄一款的套路在来宝SRV身上走向了“巅峰”,也让这个小企业占领了人们的视线,但简单的抄袭除了能在短时间内满足少部分消费者的需求之外,对于企业在技术积累、工艺提升等方面几乎没有益处,而结果我们也看到了,双环的产品也一直没有摘掉粗制滥造的帽子,这样的品牌,没了就没了吧。

编辑一句话点评:新时代的中国不允许仅靠无耻抄袭还能蒙混过关的企业存在。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