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贾跃亭债务处理小组发布的信息显示,贾跃亭个人破产重组案件将移交加州相关法院继续推进。同一时间,一份外媒曝光的文件却显示,贾跃亭在申请破产前后过程中存在大量失信行为。也就是说,贾跃亭个人破产重组计划或陷入“雪上加霜”的被动局面。



『贾跃亭』

击退“逼宫”还是屡次失信?

按照贾跃亭债务处理小组发布的文字信息来看,美国特拉华州破产法庭驳回了上海懒财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懒财)、上海奇成悦名投资合伙企业(以下称奇成)及极少数债权人方提出的撒消贾跃亭破产重组计划的动议,并指责懒财、奇成的行为是“破坏所有债权人共同利益”的做法。



『贾跃亭债务处理小组发布的信息』

Faraday Future(以下简称FF)及贾跃亭方面认为,美国特拉华州破产法院对其作出了有力的决议。但外媒曝光的一份文件却将事件的解读推向了一个完全相反的方向。据悉,美国司法部下属的美国受托人执行办公室(EOUST)发布的一份声明文件显示,贾跃亭存在诸多不诚信行为,委托人已经不适宜继续对其资产保持控制权,并提出动议要求任命新的受托人。



『受托人提供的文件』

美国特拉华州受托人安德鲁·瓦拉(Andrew R. Vara)在文件当中声称,贾跃亭在今年10月份向其关联公司太平洋科技控股有限公司提供了约270万美元的担保资金。另外,在瓦拉提供的文件当中还详细披露了贾跃亭隐瞒财务状况、不披露其日常开支金额及来源、不充分披露其资产价值、不正确地安排其担保债务等行为细节。



『贾跃亭部分失信行为』

也就是说,贾跃亭个人破产重组一案再次陷入了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的境地,这一幕也曾出现在此前FF与恒大之间的纠纷当中。

贾跃亭与债权人互相指责

一方面是贾跃亭债务处理小组与美国受托人执行办公室双方之间的说辞天差地别,另一方面则是贾跃亭代言人方与债权人双方之间的“互黑”。



『FF总部』

2018年12月份,懒财在美国加州法院申请冻结贾跃亭在FF的全部股权及其房产,财产标的共计15亿美元。但由于贾跃亭向美国特拉华州破产法庭申请个人破产重组,懒财的申请被迫停止。今年11月份,身为贾跃亭破产重组债权人委员会五家成员之一的奇成也向债权人信托受托人提交了取消贾跃亭破产重组的动议,要求贾跃亭尽快还债。而据不完全统计,目前明确加入“懒财阵营”的债权人最少有五位。



『贾跃亭与债权人』

在2019年11月26日举行的贾跃亭债权人大会期间,贾跃亭代言人曾称懒财等债权人为“恶意债权人”,其做法完全出于私利并有碍于全体债权人的利益得到实现。但懒财则对外回应称,贾跃亭申请个人破产重组才是真正的“恶意”,企图控制并误导中国债权人。而一些无担保债权人则声称,建立在“FF成功”基础上的偿债计划不切实际。



『FF 91』

从2019年10月贾跃亭正式向美国特拉华州破产法院递交个人破产重组申请算起,其破产重组计划已经推进了两个月之久,但截至目前仍未有定论。美国司法部门的介入更是让贾跃亭个人破产重组案“雪上加霜”。从目前相关进程来看,贾跃亭个人破产重组大戏何时落幕还远没有答案,而至于FF能否成功融资成功、FF 91能否成功落地、FF后续规划能否实现等问题,则是更为遥远的事情。(文/汽车之家 王林)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