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22日,公安部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了12项和机动车相关的管理新政,其中最让网友感兴趣的莫过于“取消申请小型汽车、小型自动挡汽车、轻便摩托车驾驶证70周岁的年龄上限。”

  这就意味着,超过70岁之后也可以考驾照了,按照相关部门的说法,这是适应老龄化社会发展的新需求。针对申领驾照的70岁以上老人,相关部门会增加增加记忆力、判断力、反应力等能力测试,保证身体条件符合安全驾驶要求,且需每年进行一次体检。

  看起来,在广场舞、接送孙子上下学、钓鱼种花之外,老年人的晚年生活又多了一项去处——。从长远看,这有助于提振汽车销售(包括二手车流通),拉动相关GDP增长——社会中老人越多,这个市场就越大!

  说完了利再来说说弊。大量老年人驾车上路,有可能增加交通管理成本。而且不排除老年人驾车时油尽灯枯猝死,导致严重交通事故的案例。个人觉得,自动驾驶科技最有价值且在法律上最容易通过的应用场景,就是在驾车者突然丧失意识的时候,接管车辆驾驶并安全停靠在路边,然后呼叫救援。

  那么,驾校对于这项新规又如何看?

  对此,AutoLab采访了某驾校负责招生工作的负责人赵先生。赵先生表示,在此之前,中国人考驾照的唯一方式就是先报名学车,学车之后再考驾照,考驾照是学车的“最后一步”,“学”“考”之间有延续和从属关系。如果当时的法律允许70岁以上老人申领机动车驾照,那么驾校就不能拒绝70岁以上老人在驾校学车的报名申请。

  但是后来“学”“考”分离,学车和考驾照是两套相互独立的系统,很多海归人士都是没有在国内的驾校学过车,而直接报名考国内驾照。目前考驾照的报名工作还是由驾校承担,驾校无权拒绝70岁以上人士报考,但是有权拒绝70岁以上人士报名学车——“驾驶培训不是义务教育,例如跳伞和潜水技能培训,不同的学校都有各自的年龄限制”。

  按照赵先生的说法,如果接收70岁以上人士学车,会增加驾校的成本和风险。

  赵先生表示,之前自己的驾校曾经接收过一位68岁的学员,据说是某领导的岳父,因为一直想学车,所以就被安排进驾校了。没有一个教练愿意接手这样的学员,后来驾校用抽签的方式“强行派发”才将这名特殊学员安排下去。

  按照惯例,一名教练一次带三名学员,共用一辆教练车,一直相安无事。后来学科目三的时候,要开车上路了,问题就集中爆发了——老学员驾车的时候,感官和反应都比年轻学员慢半拍,导致路上险象环生,最后还把车刮蹭了,连着报警再叫保险公司,耽误了很多时间。以至于另外两位学员之后再也不愿意与之共用一辆车。

  到了后来,这辆教练车成了这位68岁学员的独享教练车,教练员也成了他的“私人教练”。众所周知,学员数量以及教学周期决定了驾校教练的收入,所以这位教练在科目三还没结束的时候,就辞职撂挑子并转投另一家驾校了。不得已驾校用了很多许诺,劝说另一位教练接手,终于让这位“领导岳父”考得驾照走人。

  从那以后,赵先生所在的驾校,就再也没有接收过60岁以上的学员。

  赵先生说,其实不排除部分70岁以上的老年人精神身体状态很不错,感官反应也很敏锐——这属于“小概率优秀”范畴。但对于驾校教练来说,在深入了解之前,他是没有办法判定眼前这位老龄学员是否属于“小概率优秀”。换句话说,传统驾校不愿意针对“小概率优秀”来冒险,所以大概率的做法只能“一刀切”。

  其实驾校的做法也没错。说到底,是传统驾驶培训模式和新时期的学习需求有冲突了。

  如何满足老年人的学车需求?

  当国家放开驾照申领70岁年龄上限之后,其实开启了另外一个层面的商机。

  大部分老年人学车考照之后,其实很大程度上并没有迫切的驾驶需求。

  这些老年人年轻的时候处在计划经济之下,那个时候的普通老百姓买不起车,车子都是单位的,司机都是牛逼的,很多当时的年轻人多少都憧憬过司机这个职业。后来老百姓有钱了,可以买车了,但是人也老了,只不过之前对于司机的憧憬还有余温。

  无论是广场舞,还是沉迷于保健品的推销,其实本质都是老年人害怕孤独,害怕和社会脱节,害怕体现不出自己的价值。在这种情况下,对于老年人来说,学车的社交作用大于实际的技能培训。钱不是问题,老年人更在乎学的过程,而不是学的结果——就好比现在的“老年大学”。

  既然有老年大学,社会上就应该有老年驾校。其培训方式甚至是考试辅助手段,都应该针对老年人有所调整。比如科目一考试,老年人对于计算机操作不算熟练,这时候应有相关人员进行操作辅助。

  此外,可以针对老年人学院推出一对一私教服务,收费高于传统驾校,教练经历过相关培训,能够洞悉老年人心理,懂得老年急救程序,可以向老年学员提供更好的服务。此外如果能用红旗轿车做教练车,那就再好不过了——那个年代的人对于红旗轿车多少都有情节。

  此外不能排除老年人有组队“包车包教练”的需求,三个关系要好的老头或老太太,就可以包下一个教练一辆教练车。在这种情况下,如何把握好课时以及控制风险,是需要相关机构去研究的。

  总而言之,老年驾校市场,未来或许不亚于老年保健品市场。

  外国如何面对司机老龄化问题?

  与中国放开驾照申领年龄限制不同,很多发达国家的政策趋势是缩紧。相对来说,世界上发达国家都比中国更早经历司机老年化的问题。

  日本计划为老年司机颁发特别驾照,并限制老年司机购买驾驶配备特殊安全安全功能的汽车——例如配备有AEB主动式紧急刹车系统,防刹车错踩系统以及其它主动安全科技的车型。根据日本的相关数据,老年司机错将油门当刹车踩的案例一直居高不下。

  此外,日本还试点针对老年司机的车型更换特殊识别的车牌,从而让路上的其它司机看到这辆车的时候,保持足够警惕。有意思的是,这一招反而很好使,很多之前不愿意主动放弃驾照的日本老年司机,在换上“老年车牌”之后,都主动上缴并放弃驾照了。

  究其原因,乃是日本人好面子,尤其是老年人——在日本公交地铁上给老年人让座是很不受待见的行为,因为日本老年人内心不服老,不愿意被别人视为“老人”。在这样的心理下,老年司机又如何愿意忍受在政府在自己车上挂一块老年车主才特有的车牌?

  而在德国和美国的某些州,政府则更愿意在汽车保险系统上做手脚——司机年龄越大,保费越高,这就促使不少老年司机主动放弃驾照。不过,保险公司依然为配备有AEB主动式紧急刹车系统的车辆提供9%的折扣。

  还有其他一些国家,则会限制了每天老年人开车的时间和距离——例如上下班高峰期不能开,也不能开车到住所的10公里之外……买菜的可以,自驾游的不行!

  我觉得吧,咱们中国也应该借鉴起来了。

热门资讯